第二章 楼主令

南宫陵离开后不一会儿文瑞雪也站了起来道:“荷叶,走和我去卿娘那看看。”

文瑞雪话音刚落一个丫头便小跑过来,年纪15、6岁的样子,脸圆圆的葡萄一般的眼睛,圆溜溜的虽说长相没有多出挑可看着也是玉雪可爱。

“小姐…您忘了,卿夫人说…她要斋戒这个月都要在清修堂抄……。”荷叶似乎是刚刚跑过来气息还有些不稳,说话还有些断断续续。

文瑞雪好笑地看着她:“你把气喘匀了再说,不用这么着急,你这话说得断断续续的我也听不明白。”

荷叶站了一会儿赶紧喘匀了气,待气息平稳些道:“小姐,卿夫人这个月要在清修堂抄写佛经,不见人的。”

“你真当这个时候了卿娘还能坐得住抄佛经?”文瑞雪径自站起来往静心苑外走去,走了几步见荷叶还没跟上便停了下来皱了皱眉,荷叶连忙跟上去。

清修堂

一路走过去皆是仆从的行礼声,伴着一声声的“小姐”文瑞雪总算走进了屋子里。

孟卿的贴身侍女于欢先走上前来朝着文瑞雪弯腰行礼,于欢跟随孟卿多年在这将军府中便是一般的妾室见了她也要称一声姑姑的。

文瑞雪看样子也是习惯了,但也不是冷冰冰的熟视无睹,而是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来。www.jgsce.com 椰子小说网

再一看正厅尽头的红木椅子上坐着一个端庄的妇人,看她的面容即便是人到中年依旧保养得很好,面庞美丽,手里拿着一串乌木佛珠。

若是叫懂行的人见了定会认出这乌木便是出自南边的阳松山的上等乌木,常年都是进贡给皇家的。

一身黛绿色对襟素面衣裙,发饰仅仅是一支檀香木簪子,可是周身的富贵气息却是遮掩不住的,看着普通的穿着可若是仔细琢磨起来都来头不小,但是想到她的母家倒也解释得通了,毕竟是晋祁最大的皇商之家。

“卿娘。”文瑞雪叫了一声便要弯腰行礼,却叫面前这个端庄华贵的妇人躲开了。

“小姐,礼数不可废。”孟卿的声音平静,大概常年不问世事只钻研佛经的人都是这样子吧?

文瑞雪也没有坚持行礼,毕竟从她懂事起孟卿就一遍又一遍的告诉她,她并非是她的生母,她只是她母亲的婢女,又不厌其烦的让她知道她的生母到底是怎样的才华横溢。

可是无论孟卿怎么给她描绘出一个才华与美貌震惊天下的女人来,文瑞雪还是觉得很陌生,她对生母的印象可能更多的是能够叫晋祁第一皇商孟家的嫡女做婢女。

可是即使这么多年来文瑞雪心中早已将孟卿当做母亲看待,孟卿却依旧当她是小姐而自己是她亲生母亲的婢女,因此虽然外界在文瑞雪生母去世多年早就当做孟卿是她的母亲了,可她最初只自称奴婢,还是文瑞雪坚持才能叫一声卿娘,只是这“小姐”的称呼却是如何也不肯变了。

“今日小姐是为何而来啊?”孟卿转着手里的佛珠轻轻吐出这句话,看她的神情倒像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的。

瞧着这样子文瑞雪倒是摸不清自己这话是开口还是不开口了,但想着都过来了不说倒也不是,便说道:“卿娘消息灵通,哪里能不知道我是为何事前来。”

文瑞雪说话时的神情狡黠,眉梢微微上挑的样子倒是真像一只小狐狸。

听了这话孟卿原本平淡的脸上都露出一丝笑意来:“哟,于欢,这些日子我抄写经文可没什么消息灵通,你听说有什么事情值得咱们小姐这么风风火火的跑一趟吗?”

原本站在孟卿身后的婢女于欢听了这话便微躬着身子向着孟卿道:“夫人不曾听说的事情,奴婢便更不曾知晓了。”

回过话后于欢又后退了一步站回原来的位置。

文瑞雪见这情景也明白这是要装糊涂到底了,若说孟卿不知道她的来意她自然是不信的,既然等着她挑明那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三国百年盛典在即,我想要请教您我该怎么做?”文瑞雪直视孟卿的眼睛说出这句话,话音刚落只见孟卿拨弄手里佛珠的手停了一下,随即抬起左手向后摆了两下。

于欢便带着屋里的婢女退了出去,待只剩她们两个人时孟卿开口了:“小姐,两年前你及笄之时我问的事情不知道你还记得吗?”

文瑞雪没说话垂下眉眼接着抬头道:“记得。”

孟卿听了她的回答又接着说:“那你当时怎么回答的也还记得?”

文瑞雪没说话但是点了点头。“好,那我现在再问你,过了两年你的答案还是有变化吗?”

文瑞雪这次连顿也没顿直接答道:“卿娘,我的答案还和两年前一样,即使再等两年还是这样。”

“当真不会变?”孟卿悠悠地开口。

“自然不会,卿娘您从小便和我说做事要做到最好,即使是女子也不应妄自菲薄,拘泥于后院里的家长里短。所以女儿思前想后,这两年更是时刻都警醒自己,还是觉得应该做最好的、位置最高的女子,才不会辜负您的教导。”

文瑞雪平日嘻嘻哈哈惯了,也只有对孟卿才难得严肃起来,心里也不知这回答对不对,最多就是再叫她闭门思过两年罢了。

听了这话,孟卿倒也没觉得太意外甚至脸上有一丝笑意:“行啊,既然你自己心里清楚得很,又请教我什么?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做吧。”

“可是,卿娘……”孟卿的话还没落下,倒是文瑞雪先着急起来,但是显然孟卿并没有给文瑞雪打断她的机会,而是递给她一个木匣。

用红木做成,上面雕刻极为精美,开口处是黄金,打开只见里面衬着上好的锦缎一块小巧精致的木牌放在上面,大概半个手掌大小由乌木打造,牌子上刻着的字看起来笔画繁复像是梵文,似乎是风满楼三个字。

文瑞雪没去接那块牌子,孟卿也没强迫她而是放在了两人之间的桌子上说:“这楼主令两年前你没接,就只得在我这又放了两年,如今我也不能强迫你掌管风满楼违背你娘的遗愿,只是无论如何它是你娘的东西总放在我这里也不合适,何况你做女儿的都不在乎我又收着它做什么。”

孟卿那样子倒像是文瑞雪不收起来便将这牌子随手扔了的意思,她停了一下又说:“这块乌木牌可以调度风满楼的一切人马,你若是不用它就只当是你娘的遗物收好就是,若是有朝一日动用了,便是你自愿接管风满楼。”

说完孟卿也不管文瑞雪是否回答,就闭上了眼睛重新转动手中的佛珠,不再说话。文瑞雪知道这就是叫她离开的意思,她收起桌上的木盒走了出去。

推荐阅读:

摸金传人 梦境真实的世界 如果仅仅是爱情 神豪:开局高考,走向人生巅峰我爱吃番茄, 至强龙尊 重回宿敌黑化时 星际茶艺社 雄霸蛮荒 次元系统在线 从斗破开始觉醒 伪术士的悠闲生活 神职奶爸 林白的神奇宝贝之旅 厌尔 微信渡仙 我是丹田掌控者 梦在大唐爱 豪门小甜妻 超神散财系统 重生的完美时代 莫挨,我转修无情道了 美漫之灵咒师 假面娇妻 三国双绝 紫血大帝 江天月影 神佑之下 人在咒回,是一名咒术师 我的宠物有升级面板 异能精气 医是就这样 大明有闲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