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容澜

天澜国的车队停在晋祁为他们准备接待的宅院外,程景尧率先出声:“容太子舟车劳顿,今日便现行歇息,明日父皇在宫中为太子设了接风宴,为太子洗尘。”

容澜没有下车,隔着车帘开口:“那便多谢晋祁皇帝美意,澜定当准时赴宴。”

容澜的清冷的声音从车内传出,音色停在耳中就像一块清凉的玉石被溪水冲刷,神清气爽;

只是声音再好听,依旧难掩下马威之意,毕竟容澜到现在连程景尧面都不见。

程景尧再怎么说也是这晋祁的战神,堂堂锦王殿下,怎能没点脾气,见容澜此番表现,沉了声:“容太子好生休息,本王尚有公务在身,就不陪太子玩乐了。”

程景尧这话也算给了容澜一个软钉子,话语之间尽是容澜此次出访皆是为了玩乐之意。

“流觞,替本宫送送锦王。”

平日里容澜很少自称本宫,大多是自称“澜”或者“我”,有时在朝臣面前称一句“本王”,即便是在需要表明太子身份的场合也多是称一句“吾”,如今特意用了”本宫”,可见是直接压在了程景尧头上。

容澜这称呼一出,一下子就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是在程景尧之上,即便是在晋祁,他也是一国太子,再怎么说也不至于叫一个王爷压下去一头。www.jgsce.com 椰子小说网

一个劲装俊朗男子影子一般出现在程景尧身侧,微微躬身,并没有行跪拜之礼---此人正是常年跟在容澜身边的隐卫流觞。

“不用送了,在这晋祁本王自然不需要客人招待。”说罢程景尧便自行离去。

容澜走进宅院,奴仆们早已将房间收拾好了,屋内燃的熏香不是一般的浓重香气,而是淡淡的植物香,有一股翠竹的气味。

容澜坐在桌案之前,如玉的容颜看上去像是一幅水墨画。

“查清楚了?”容澜依旧是那副淡淡的样子。

“回主子,那人是镇北将军府的大小姐,文瑞雪。”流觞站在容澜身侧回话,这样子看起来恭敬极了,“文小姐似乎与陵公子关系匪浅。”流觞又接着补充。

容澜停顿了一下:“怎么个关系匪浅?”

“前阵子云烟坊的苏云烟展出一匹云烟锦,据说是花费多年织造而成,盯着这匹布的人不少,原本苏云烟是不想出手的,只是属下打听到似乎最后叫陵公子得了去,送给文小姐了。”

容澜没答话,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展颜笑了一下,这下流觞可是确定自己觉得没有眼花,这主子确实是笑了。等过几日曲水回来,他一定要告诉曲水自己看到主子笑了。

其实容澜不是不笑,相反容澜平日经常挂着笑容,见人三分笑,只是那个笑容常年都是一个样,不达眼底,只有嘴唇似乎有着一个笑的弧度。他们这些人也私下了觉得容澜是不是天生没什么情绪。

见流觞还躬身在那,容澜看了他一眼:“怎么,你还有事?”

流觞抿抿唇:“主子,这晋祁也太不懂规矩了。明明应该叫他们太子来接,却只见锦王不见太子,分明是故意的。”

容澜翻过面前的茶杯,给自己斟茶,似乎并不在意:“晋祁不懂规矩,丢得是晋祁的脸面,他们自己都不怕遭人非议,我又何须在意。”

流觞一听,恍然大悟,主子果然是主子。

福安阁

文瑞雪回到自己院子的时候南宫陵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了,他一见文瑞雪回来立刻迎上去,用那双勾人的凤眼看着文瑞雪道:“你去看那尊大佛了?”

还不等文瑞雪回答,南宫陵又自顾自说下去:“铺张浪费,铺张浪费,不过是进个城门,还要弄出这么大动静。难不成只有他是太子吗,爷就不是太子吗?”

玉星听着南宫陵这番话扶额,公子,没人说您不是太子,只是您一天到晚找不到人,没事就来将军府晃悠,总不能就人去接空车吧。

“瑞儿,我想好了,明日我也进一次城门,你明日记得去接。”说着南宫陵又吩咐玉星,叫他去通知晋祁皇室,就说明日兰临国太子也要前来。

文瑞雪好笑地看着南宫陵,刚才一口一个铺张浪费的是他,现在要安排车队进城的还是他。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她看南宫陵的心思比海底针还不好找。

“你还在这干什么,本公子的话你听不懂?”南宫陵看见玉星还站在原地,不禁皱眉。

玉星纠结半晌还是开口:“公子,兰临的车队已经到了祁都了。”

南宫陵一听,生气地问:“本公子不在,你们车队进得哪门子城?”

玉星咬咬牙,单膝跪在南宫陵面前道:“公子之前吩咐,叫车队自行安排,是属下愚钝,不了解公子意思,请公子责罚。”

南宫陵听他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有那么回事,只是当时他的原话是:“爷都在祁都了,难不成还要爷回兰临再和他们车队走一次?自行安排不懂吗?怎么这些人就没一个聪明些,叫本公子顺心的。”

文瑞雪大致也猜到这人大概说了些什么话,一只手拄着脸,眼睛亮晶晶的,看好戏似的瞧着南宫陵。

南宫陵脸一热对着玉星摆手:“滚滚滚,没有一个叫我顺心的,别在我眼前待着。”

玉星站起来,隐回暗处,心想这公子本来就挑剔,自从和文小姐走得近了之后就更不好伺候了。

“陵公子气性这么大,小心伤身。”

文瑞雪眼里的揶揄之意南宫陵自然看了出来,他软软的说道:“瑞儿这是在担心我吗?真是叫我好生感动。”

文瑞雪见这人简直随时随地就在演戏的样子,嘴角抽了抽,不想和他一般见识。

谁知南宫陵不依不饶,追着文瑞雪说道:“瑞儿,你今日都去见了容澜,明日自然要陪我,明早我来接你,去城郊踏青,就这么定了。”

说完南宫陵直接运起轻功像是一缕青烟一般消失在将军府。

文瑞雪眨了眨眼睛,什么叫她今日见了容澜?那人的脸他根本没见到好吧?这时文瑞雪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那双充满雾气的眼睛,她想起上午那次对视,她从未见过这样一双眼睛,看起来好似茫茫大海般浩瀚,又好似什么都没有般贫瘠,她好像有点好奇那双眼睛的主人了。

推荐阅读:

惊凰医妃 无限修仙玩家 斗罗:我,武魂青铜枪,无限进化 钻石暗婚,总裁轻装上阵 恶毒女配是个娇气包 斗罗:绝世之光 全能武士抽奖系统 宠妾灭妻?重生嫁奸臣夺你狗命!苏幼月谢渊 道士无双 大宋起航 甜蜜系暖婚 极品医圣 霍先生,我们结婚吧 不朽神座 晚清崛起 都市帝君之王者之路 家族修仙:我能看到提示 三无的幻想乡综漫系统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奥尔斯之光 东莱太史慈 苏哲范晓明吾叫大师 追婚99次:宁少,宠上瘾 王星宇哲学猫 万古真灵 三国之战神刘封 给,主说这个好使 争渡者 奶爸:存款百万,回农村直播种田 就算全都打成世界第一又能怎样 混沌洪荒真诀 多情王爷无情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