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演中博弈

“你说的排斥男人是什么意思?”白玉龙声音冰冷的质问道。他觉得自己被耍了,目前正处于暴走的边缘。

“白首座,请听奴家把话说完。”阴玉莲咯咯娇笑,丝毫不以为意。

“快说。”白玉龙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此时的他已然做好了决定,只要阴玉莲接下来的话不能够说服他,他就会彻底铲除阴月帝国。

阴玉莲又何尝不知道白玉龙此刻的想法。于是,她幽幽的道:“白首座有所不知,玄阴灵体是分为上中下三个等级的,下级玄阴灵体的女子与男子双修时,需要消耗自身的气血与修为,将之过渡给男子,从而使男子的修为突飞猛进,但女子的修为也会随之废掉。”

白玉龙点了点头,道:“据我所知,你母亲就是这种情况。”

“没错,当年我的母后与父皇双修后,父皇的修为突飞猛进,但母后的修为至今还停留在战玄气境。”

白玉龙双眼微眯,道:“也就是说,下级玄阴灵体的女子,只可供男子使用一次,便再无价值了。”

阴玉莲闻言,厌恶至极,这白玉龙显然是将玄阴灵体的女子当做了修炼的工具,而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www.zjgze.com 八戒小说网

但无论她心中再如何厌恶白玉龙,此时也不是她发作的时机,于是她轻声道:“首座说的没错,但中级玄阴灵体的女子与男子双修后,修为境界却不会改变,可若想再次为男子提供修为上的帮助,却要等待十年。”

“你是说,十年可助那男子修为暴增一次。”白玉龙阴冷的道。

“是的首座。”阴玉莲乖巧的点头。

“那高级玄阴灵体的女子呢?”

“高级玄阴灵的女子,与男子双修后,双方的修为都会突飞猛进,且,男女双方每隔一年便可修为暴增一次。”

“哦?果真如此?”白玉龙闻言,心中震撼,每隔一年男女双方的修为暴增一次,这种修练速度属实逆天啊。

“是的首座,但高级玄阴灵体的女子却有着一个限制。”

“什么限制?”白玉龙急促问道。

“这个限制就是要等女子的修为达到战灵体境才可以与男子双修,因为只有那时候,双方的修为才可以达到每隔一年暴增一次。”阴玉莲真诚的道。

“如果提前双修呢?”

“如果在女子修为没有达到战灵体境时就与男子进行双修,会破坏女子体内的元阴,如此的话,即便那女子有朝一日到达了战灵体境也无法再达到预期的效果。”阴玉莲双眸清澈,毫无波澜的盯着白玉龙道。

“你便是那高级玄阴灵体?”白玉龙深深地望了阴玉莲一眼,眸中闪过一抹杀机。

“是的,首座。”阴玉莲镇定自若,不卑不亢的回道。

白玉龙盯了阴玉莲半晌后,那阴翳的脸上突然挂上了一抹笑容,他道:“若你所说不错,那么本首座就是捡到宝了,但,若你骗我呢?”

“奴家怎敢欺骗首座,我阴月帝国的命运都掌握在首座的手中,况且,奴家迟早都是首座的人嘛。”阴玉莲媚眼如丝,对着白玉龙撒娇道。

“桀桀,阴玉莲。你说的话,都很有道理,让人不得不信,但是本首座行事,向来是不计后果,就算你是高级玄阴灵体,我也不在乎,现在,我就是要得到你。”白玉龙阴森森的一笑,旋即伸出左手,朝前一抓,一股强劲的阳属性战气喷涌而出,化作五指状对着阴玉莲轰去。

阴玉莲顿时如坠冰窖,浑身香汗淋漓,白玉龙的战气威压实在太强大了,她竟然连站都站不稳,瞬间便被抓到了白玉龙的身前。

白玉龙望着眼前的绝色佳人,鼻子用力的嗅了嗅,一股芬芳的女子体香钻进了他的鼻腔,让的他有些飘飘欲仙之感。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已经精虫上脑,双眼喷火,整个身体直接是朝着阴玉莲压去。

阴玉莲的眸中泛起了泪花,她已经有了决断,若是陈御风给她的这件金丝蚕甲不能保护她的清白,那么她就与白玉龙同归于尽。

然而,就在白玉龙的身体即将与阴玉莲触碰到一起时,一道刺眼的金光突然从阴玉莲的体内迸射而出,直接轰在了白玉龙的身上,这一刻,白玉龙只感觉自己被一股强大的战气给狠狠地拍翻在了地上。

揉了揉眼睛,白玉龙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怔怔的望着十丈开外的阴玉莲,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首座,你不要紧吧?”阴玉莲一路小跑到白玉龙的身前,关切的问道。

“方才是你对我出的手?”白玉龙恶狠狠的问道。

“首座,奴家有那个实力吗?”阴玉莲委屈的抽泣道。

白玉龙稳了稳心神,他也觉得不会是阴玉莲,且不说她阴月帝国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就算她敢对自己出手,她也确实没有那个实力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首座可还记得方才奴家对你说过,有一事请首座帮忙解决吗?”

“你的意思是?”

“奴家是高级玄阴灵体,在未达到战灵体境之前,无法与男子接触,一旦接触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曾经与父皇商讨国事时,父皇拍了拍奴家的肩膀,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阴玉莲嘤嘤的道。

“这……”白玉龙也懵了,虽然他不信任阴玉莲,但是却也找不到能够反驳阴玉莲的理由,一时间竟是有些心烦意乱,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

突然,他剧烈的咳出了一口鲜血,显然,刚刚那道刺眼的金光,已经将他击出了内伤。

“这,怎么可能……”白玉龙震惊的望着自己咳在手中的鲜血,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自他习武以来,这是第一次被人打出内伤,不对,这不是人打的,而是阴玉莲体内迸射出的那道金光打的。

妈的,这事情太过诡异。

思虑半晌后,白玉龙的脸上又挂上了一丝阴测测的笑容,他开口道:“我的美人儿,你可真是一个有趣的家伙呢,既然此事让你我二人都非常的苦恼,那么本座便即刻回宗,向长老们请教一番这玄阴灵体的奥妙所在,再回来助你解决这个问题。”

“有首座的这句话,奴家就安心了。”阴玉莲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让白玉龙再次双眼微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了,本座就先走了,你莫要到处乱跑,就留在这里安心歇息吧,过几日,本座自会回来寻你。”

“奴家会乖乖的留在这里等首座回来。”阴玉莲甜甜一笑,那副乖巧的模样让白玉龙很是受用,他下意识的就要上前将阴玉莲拥入怀中,但转念一想,妈的,这个女人碰不得……

真的很郁闷,如此绝色佳人在自己眼前,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自己却不敢碰她,这要是传了出去,岂不是毁了自己一世英名。

在阴玉莲的陪伴下,白玉龙离开了皇帝寝宫,阴玉莲就站在原地怔怔的望着白玉龙消失的背影,眼中泛起了一抹晶莹,只听她喃喃道:“不知首座会不会生我的气,在这北玄域中想要攀上首座这棵大树之人不知几何,如此机会摆在我的眼前,可我却,不争气,唉……”

阴玉莲话音落下,缓缓转身,一步一踉跄的朝着寝宫外行去。

就在阴玉莲消失在皇帝寝宫时,原来她站立的地方,空间一阵波动,旋即两道身影缓缓浮现而出,其中一人,正是刚刚离去的白玉龙,另外一人满头白发,身披藏青色道袍,右手中握着一个拂尘,左手轻轻的捋动胡须,望着阴玉莲消失的地方,一双眼眸中闪烁着点点幽光。

“师父,您看如何?”白玉龙问道。

“玉龙,你觉着呢?”老道故作神秘的笑道。

“弟子觉得,阴玉莲此女没有那么深的城府,应该是可信的。”

“玉龙,凡事要透过现象看本质,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道理,为师早就教过你。”

“弟子明白,但从阴玉莲的种种所为,以及弟子走后,她的喃喃自语来看,应该不假。”白玉龙分析道。

“你怎知她的自言自语,不是有意说给你听的呢?”

“师父的意思是?”

“桀桀,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在你师父的眼前蒙混过关。”

“弟子该如何做,请师父明示。”

“不急,在北玄域,玄阴灵体的确是稀有之物,可遇而不可求。这个小女娃天生玄阴灵体,不是没有来由的。”

“师父对玄阴灵体有所了解?”

“当然,为师纵横北玄域数百载,玄阴灵体这种稀有之物当然有所了解。”

“这玄阴灵体果真如阴玉莲所言,分为高中低三个等级吗?”白玉龙问道。

“这一点,为师并不了解。”

白玉龙……

“有一点为师可以确定,玄阴灵体在这北玄域内,一脉相传,且,是世代单传,玉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所以,我们不可操之过急。”

“师父的意思是,玄阴灵体只有阴玉莲母亲的家族世代相传,其他人不可能拥有这种体质?”白玉龙闻言,有些心惊,他从来没想过,玄阴灵体会如此值钱。

“当然了,当年若不是阴在天那个废物走了狗屎运,怎么也轮不到他与上一代的玄阴灵体双修。”说到这,老道的眼中闪过一抹阴翳,他继续道:“当年这小女娃的母亲年芳二十之际,为了躲避我阴阳合欢宗的追踪,逃出了家族,为师带着宗内弟子日出寻找,就在我们马上就可以抓到她的时候,被阴在天那个废物因缘际会之下捡了便宜。”

“这是为何?”白玉龙不解,以师父那高深莫测的实力,竟然还抢不过一个阴在天?

“唉,大意了,当日为师本意胸有成竹,但谁知那小娃的娘突然玄阴反噬,若不行那男女之事,就会爆体而亡,就在那个时候,她正好遇到了阴在天……”

“那师父那个时候在哪里?”白玉龙还是不解,追问道。

“为师那个时候,咳咳……”老道没有继续说下去。

妈的,听到这,白玉龙全懂了,当时肯定是师父以为阴玉莲的母亲逃不过自己的五指山,想戏谑一下人家,结果被阴玉莲的父亲摘了果子。

“玉龙,前车之鉴,你要吸取教训,当日若不是为师一时大意,中途折返又去了一趟怡红院,我不会错失良机。”

老道肠子都快悔青了。

白玉龙满头黑线,妈的,那么重要的时刻,师父竟然中途折返去了妓院……

“不对呀师父,您老已有二百多岁了,算算时间,您还可以与阴玉莲的祖辈双修啊,阴玉莲的娘也不过才五十岁吧?”

“咳咳,那个时候,这种好事还轮不到为师……”

白玉龙懂了,在阴阳合欢宗内,师父并不是最强的,那好机会肯定是属于至强者的,所以,师父只能等到人家完事儿以后,再来个接力……

想到这,白玉龙望向老道的眼中,不禁多了一抹同情。

“咳咳,罢了,往事莫要再提,我们走吧。”老道一挥拂尘,面色微红的道。

“师父,阴玉莲体内的那道金光?”

这是白玉龙最想知道的,那道刺眼的金光到底是何物?竟然连他都能击伤。

“那是一件灵宝,且级别很高。”

“师父是说,那并不是阴玉莲所说的玄阴灵体所致?”白玉龙眉头紧锁,有些明白了。

“桀桀,玄阴灵体虽然当世稀有,但那是用来辅助我们男人修炼的,而不是用来攻击的。”

“这么说,阴玉莲骗了我。”白玉龙眼中杀机涌动,寒光四射。

“这些也只是师父的推测,后面的事,还需从长计议,先回宗,观望一下这个小女娃,接下来会如何表演,届时,是真是假,为师自有决断。”

白玉龙闻言,心中有些无奈,这师父说到底,对玄阴灵体的了解还是知之甚少啊,说了一堆,没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是,师父。”白玉龙回道。

语落,空间微微一颤,二人缓缓消失。

推荐阅读:

娱乐:主仆系统,开局精控天仙 夜店终极保安 离婚后,我的绝世身份藏不住了 开局造出光刻机 女儿太强了,大帝吃饭都想坐小孩那桌 重生1979 李晓暖顾林炉沣市的白公主 道宗垂钓三十年,出山既无敌 剑道至尊 谁能想到我是男神的所有物 非仙剑指天下 绝世神偷:帝尊的心尖宠 雾都夜谈 来生只为一个你 我道门圣子啊,咋全是阴间技能 我家舰娘最可爱 玄门高手在都市 费伦屠龙手册 我死后靠直播间功德续命 无限诸天:从获得史蒂夫面板开始 疯狂解读器 神云侠侣 重生之赵武天下 在斗罗世界的终焉律者 笑枕江山 猎都 化神图录 最强神壕 校花总裁的特种兵王 重生之八福晋的奋斗 极品妖孽魔少 苏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