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深谋远虑(修改)

?柳云飞一看见母亲便飞奔了过去。

“娘,您没事吧?”

前世,她是徽州农村一家农户的长女,虽是八零后,但从来没有尝试过八零后的自由和张扬,因为家里想要儿子,她就成了那个多余的女儿,即使她从小聪明懂事,成绩优异,初中读完,她考了全县第一才取得了继续读书的机会,因为她获得了免费上省重点的机会,并且获得了两万元的助学奖学金,她的父母要用那两万元给她的弟弟读书,从那以后她的父母好像终于发现了这个女儿的用处,不再逼着她给镇里的各种小工厂打零工,而是逼着她靠考“第一”挣钱。

高中三年,她三餐就这咸菜馒头,就这么年年“第一”的考上了国内最好的军事院校。

选择考军校也是为了摆脱那样的一个家庭,她不需要假期,不需要父母的“关爱”,需要的是免费学习的机会,需要军校严谨的生活学习环境,这样她就无暇去想那个家,无暇去痛心和失望。

是的,她真的无暇,本科四年她又是成绩一路领先,保了本校的研究生,甚至连军事训练都是第一,就像室友们所说的“学习狂人”。

呵呵,当然了,她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不用向父母撒娇,也没有任何亲戚骚扰,没有谈过恋爱,没空少女思春,实实在在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www.744533.com 爱尚小说网

可是,她还没有机会开始尝试一些她不曾尝试的,她就在一次军事演习中壮烈牺牲了。

都是那个该死的娇娇女,是的没错,当时她是不想救她的,她不就是某师长的女儿某将军的孙女么,精力不放在学习上,成天想着快点放假去见那个高中时代的白痴男友。

她说的那些牌子,她玩的那些东西她都没有听过,确切的说是她们玩的东西她都没听过,她不想看她们那同情的眼光,她总是等最后一刻熄灯前入寝,还好是军事院校,熄灯以后她就不用再听这群母鸭子聒噪了,当初选择读军校真是明智的决定啊。

可是,只是瞬间的犹疑,她还是救了她,然后任由自己被故障的坦克碾碎。

她有心疼她的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她是他们的明珠,而她什么都不是……

此心安处是吾乡。这一生,她也有了自己的牵挂。

看见女儿一脸的焦急,文氏心中实是不忍,连忙抚慰道:“放心,娘没事没事。”

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发髻又接着说:“我们母子二人在顾府没有根基,又得了众人眼中的‘肥差’,自然会有人眼红,这也是人之常情。”

说着又轻叹了一口气,“若不是我们如今无依无靠,又何故寄人篱下,卖身为奴呢。王婶一家也是可怜人,如果我们没有来苏州,他们也不会起了这样的心思,如今……”

听了这话,柳云飞不禁又为母亲的心软而头痛不已,那王婶虽然全家都被发卖了,可是那也是恶有恶报,如果不是她起了歹念,又怎么会落得今日的下场?如果,自己真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那今日被发卖的恐怕就是她们母女了,届时,又有谁来同情她们呢?

心中虽对母亲的想法不认同,面上却不能如此表现,柳云飞立刻扁了扁嘴,双眼含泪:“娘亲,您这是在责怪孩儿自作主张吗?”

自柳云飞出生起,文氏就一直照顾她,事必躬亲,无微不至,可是极少看见这孩子露出什么表情,冷了热了,高兴了,难受了,永远都是木木呆呆的样子,若不是女儿很早便识字读书,她可能会以为自己的女儿是个傻子,不过就算是傻子也没关系,她的女儿便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如今这般委屈的模样看得她又是欢喜又是心酸。

欢喜的是,那一场大火后,这孩子好像原来被堵上的那一窍一下子就开了,依旧过目不忘,却更加聪明可人了,如果不是现实所迫,她真想把女儿日日搂在怀里,好好地跟她聊一场。

想着想着,她便不由地伸出了手,一把将云飞抱住,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软声细语地安慰:“傻丫头,娘怎么会那么想。娘虽然心软,但还不至于这等迂腐无知,今日娘还没有夸你,若不是你将计就计,我们母女此刻便如那俎上鱼肉,任人宰割了。”

一听这话,柳云飞紧凑在一起的脸立刻舒展开来,笑眯眯地抱着文氏的脖子,在她软软香香的颈间蹭了蹭。

“娘,你真好!”

很多年前,她便想这样对着她的妈妈撒娇,那个时候她看见村里别的孩子可以安安心心地躲在妈妈的怀里,她是多么地欣羡啊,可是她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不过现在好了,她的娘亲待她很好很好,这就足够了,她也会待娘亲很好很好,她会帮娘亲把失去的统统讨回来的,深吸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娘,你好香。”

这样软糯柔甜的声音,一下子敲在了文氏的心上,她的心好像有一根羽毛在上面轻轻地挠,让她不由地酸酸软软,眼泪也止不住滴了下来,她紧紧拥抱着自己的女儿,不想让她看见自己的无助。

“囡囡,都是娘对不起你。”

囡囡是云飞的小名,陪伴了柳云飞将近两万个日夜,可是如今她要告别了,她必须记住,她现在是男孩子,刘家和孙家的人不知道还会不会找她们,不能露了马脚,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天衣无缝,她回抱着文氏,向她抱怨:“娘,儿子现在叫云飞了,您忘了吗?即使有人看见我小时候女儿家的打扮,也是因为自小体弱,有高僧曾言,当作女儿养方能得保平安,健康长大。”

“是是是,云飞,你是娘的好儿子,瞧瞧,娘还不如你来得谨慎呢。”文氏忙不迭地答应。

母女二人都十分珍惜进府之前的还能住在一起的温馨时光,一旦入府,两人所住的院子都不同,虽然表面上看是缩短的距离,实际上比现在还要不便,没有主人的吩咐,她们轻易是不能擅离职守的。

当晚,两人便睡在一处,好一番促膝畅谈。

…………

顾府长房。

大夫人刚处理了王婶跟乳母嫁祸的事情,红绫便来报:“夫人,二夫人来了。”话音刚落,二夫人便掀帘进了内室,大夫人抬头看了一眼,只见二夫人姚氏上身着霜色短襦,下身配水纹八宝立水裙,外面罩了一件蓝色遍地散绣金银暗花的偏襟褙子,简简单单挽了个随云髻,发间别了一对金镶宝蝶赶花簪。

难得没有盛装出场,摆她那四品诰命的排场。

大夫人轻轻低下头抿了一口茶,掩去了她微讽的嘴角。

姚氏不等大夫人开口便在她右手边的椅子坐了下来,径自问道:“大嫂,今儿这事儿跟四房恐怕又脱不了关系吧?”

大夫人不语,向二夫人微微一笑示意她继续。

“我听说那王婆子的弟媳妇可是四弟妹的陪嫁呢……”

大夫人一挑眉:“哦?”

大夫人有些吃惊,二老爷夫妇长年在外,很少回老宅,没想到连她院里的人姚氏都这么清楚。

“哼!大嫂别误会,我可不想插手您院里的事儿,只是但凡跟四房的人有关系的我都得打听清楚了,您也知道我们老爷……”

余下的话不用说,大夫人也明白。

淑妃娘娘虽然殁了,可是皇后和她背后的郑家依旧对顾家多番防备,哪怕她身为天熙文人称道的“第一状元”的夫君一直拒不入朝。

哪怕顾家仅有的两个在朝为官的男子,一个被外放,一个只在翰林做了个小小的编修,郑家依旧不肯放过他们,二老爷的那些姬妾,哪个不是郑家塞进去的……

还有老宅这位四弟妹,只因为郑家的打算,从小与四弟青梅竹马的表妹秦惠然也被逼进了家庙。要不是老五实在固执木讷,且毫无实权,估计他在京城也不得安生……

想到这里,大夫人抽出帕子拭了拭嘴角。

“二弟妹,你多虑了,静思院的事怎么能扯上四弟妹呢。”

“哼!”姚氏冷哼了一声,十分不屑,“大嫂,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何必遮遮掩掩,谁不知道她到顾家来就是为了搅得咱们顾家家宅不宁?要不是宫里那位,就凭她一个郑家的旁支庶女,能进顾家的大门?她嫁进来除了搅祸还干了什么好事?哦,对了!”姚氏夸张地击了一下掌,“还有把惠然表妹逼近了庵堂。你说这皇后也是,给我们家老爷送了那么些姬妾也就罢了,还非得…”

“二弟妹!”大夫人厉声打断了她,这个姚氏虽说心直口快不曾算计过她,但是须知祸从口出,谁又能保证她院里就没有四房的耳目,她这么大声的嚷嚷,还怕听见的人不够多吗。

姚氏撇了撇嘴:“我这不是为咱们顾家抱不平吗?”

“皇后娘娘的旨意不是我等可以妄自揣测的,娘娘赠送妾室给二弟是为了体恤咱们顾家前几代人丁单薄,希望咱们家这一代能够枝繁叶茂,子孙昌盛,这是娘娘对咱们顾家的恩泽。至于惠然表妹,她一心向佛,早就有修行之意,她入庵堂跟四弟妹能扯上什么关系呢?你多心了。”这个二弟妹看样子真是娘家的时候顺风顺水惯了,她是家中唯一的嫡女,父母自然是捧在手心了,只是嫁了人这么多年居然还如此任性而为,实在是不应该,怪不得会被二弟支来老宅。

姚氏闻言顿觉无趣,坐了一会儿,闲聊了几句,便起身告退了,出了长房的静思院直接向二房的长风院走去。

紧跟着姚氏的林妈妈是她的陪房,跟了她多年,深知二夫人虽然心直口快,但是并不鲁莽,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二夫人会在大夫人面前说那样一番话,靠上前低声向姚氏问道:“夫人您何故要跟大夫人说那些个话,让大夫人小瞧了您去呢?”

姚氏轻叹了一声:“我何尝愿意如此,不是为了给四房那位看吗?你也知道老爷今年到任了,还不知道能被调到哪儿去,希望郑家不要做什么手脚,我们顾家得让郑家的人看到我们内宅不合,而我是只会给顾维义拖后腿的无知妇人。”

“夫人真是用心良苦……”林妈妈不由心酸。

她从没有想过当初被老爷夫人奉若明珠的姚氏如今也要如此费尽心机,装疯卖傻,也不知夫人当初为何力排众议,坚持嫁给顾家二老爷,如今夫人再看着那满园的莺莺燕燕们,心中悔是不悔。

“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姚氏忽然幽幽地念道,长袖一挥眸光微冷“笑话,富贵从来险种求,我相信老爷,相信顾家总有出头之日。”可声音微不可闻,也不知是说给旁人听,还是劝慰自己。

…………

姚氏走后,大夫人将张嬷嬷招来跟前商量:“你觉得柳家的小子给敏文当伴读书童怎么样?”

“老奴觉得使得,今日瞧着那孩子既机灵又沉稳,遇事不慌不乱,家中忽然之间出现这么多生人,她还能条理清晰地回答您的问题,长的也不错,粉雕玉凿的,平常百姓家这么大的孩子养成这样已是难得。”

“这样的孩子恐怕不是蓬门荜户养的出来的,这母子两只怕也不简单呢!”大夫人端起茶杯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又放下。

守在一旁的张嬷嬷见杯子空了,便适时地给续上茶,一边问道,“那夫人为何要收留他们,不怕因此招来祸事呢?”

“祸事倒不至于,你看咱们一路回府可曾看到什么通缉令?最近也没有哪户人家被抄家灭族,阖家发配的。我看那柳嫂目光清澈,不像是歹人,姿色一般也不像是外室,多半是大户人家家道中落,流落出来的。”

顿了一下,大夫人捧起续好茶的杯子,接着对张嬷嬷说道,“那孩子额头宽广润泽,不凹不陷,眼睛黑白分明,藏神蓄精,真个儿的好面相,加上他行事沉着,将来未必是池中之物,反正敏文分院子了,也需要小厮,为什么不给他结个善缘呢?”

听了大夫人这么一段话,张嬷嬷不得不佩服她的深谋远虑,不由竖起了大拇指,衷心称赞道:“夫人您真是深谋远虑啊!”

推荐阅读:

御兽:我,万物化龙,铸造弥天龙域 完美星辰 娱乐:从烂片导演到文娱教父沈清 王者联盟系统 假偶天成 让你写虫子,你现场写三体? 周卫民易中海许七月 九千岁的掌心宠 神算小村医活在路上 神级算命摊 极品小圣医 斗罗之阿飘 全球变异,从灾厄降临开始全球变异,从灾厄降临开始 闲剑英雄传 努力加点,成就机甲武圣 高武:投放万界,青蛇变真龙! 小王请留步 植物系修士重返地球六十年代袁枫何梅 林斩天柳仙姿 这位公子深藏不露 九云乱 从九叔到僵约之茅山天团 太古星辰诀龙炎 王游武梦秋土司吐司 我徒弟是重生女帝 混沌武神 明末,从草原崛起 离婚后,被退婚的美女总裁找上门 快穿之石榴精靠生子升级 热血传奇之这个战士有点猛 仙王,求求您快回去吧萧凡 重生后我为女主鱼塘献上BE剧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