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死后成鬼?

抬头仰望那深邃的夜空,一片宁静,点点繁星在那里忽明忽灭的眨着眼睛,明亮的圆月见证着历史的苍穹,张晓天躺在病床上一下子看的不由痴了。

“今夜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一夜了,听说今天会有那难得一见的流星雨出现,看来老天待自己不薄啊!”张晓天静静的想道。

此刻,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体中那正在飞速流逝的力量,看来那医院的医生说的不错,自己最多只能活七天,少了的话五天就要死了。

果然,今天只是那第五天,自己就感觉到生命的力量在快速消失,看来今天就要死了,张晓天躺在病床上默默的想。

张晓天不想活那最多的七天,他只想在这医生说的最短的第五天内死去,人一旦有了死志,就是神仙也难救。

医院检查不出来到底是得了什么病,身上的各个部位都完好无损,只有那生命力在缓缓的消失,仅仅四五天的时间,那繁琐的检查和昂贵的药物,就把那原本就很普通的家变得一贫如洗。他不想再活下去了,他不想因为他那自私的两天苟且偷生,再把那已经是一贫如洗的家,变得负债累累。

父母们已经老了,再也经不起什么折腾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张晓天扭头望了望病房里的门,他知道,他的父母就在外面,因为他的事情,父母已经好几天没有睡上一个安稳觉了,就这样日日夜夜的守护着自己。

他把父母都赶到了外面,他不想让他们看着自己就这样静静的死去,他怕自己听到他们那凄凉的呼唤,而舍不得死了。

望着窗外的夜空,不知怎么的,刚刚还是繁星弥漫的夜空,此时已经被一层厚厚的乌云遮住了。

张晓天不由得一阵苦笑,看来老天也在和自己做对,自己从小到大可从来没有见过流星雨,没想到在这临死前的一夜,也不让自己看到。

也是,如果老天真的对自己好的话,也不至于让自己在这二十二岁青春年华的年纪中死去,自己可是才刚刚大学毕业,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生活,没有来得及好好的孝敬父母,就这样死去,他不甘心!

张晓天把眼睛睁得大大的,老天爷既然非要和自己做对,那自己就非要看到流星雨不可,他不相信那乌云,真的能在那里停留一整天。

过了二三个小时的时间。

张晓天渐渐的听到窗外有人大骂的声音,好像是说,好不容易有个流星雨,竟然被乌云遮住了,用天文望远镜也看不到,要是等下次再有流星雨的时侯,不知道猴年马月了。

张晓天听到此言,心中苦笑,刚才那位老兄好歹还能等到下一次的流星雨,可是自己,却只有这一次机会了,想到这里,张晓天不由得把眼睛睁得更大了。

一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

二个小时又过去了……

张晓天身体中的生命力也在渐渐的流失。

远处天迹蒙胧胧的,渐渐的露出一丝亮光,张晓天这时已经不能动弹了,只是靠着身体中的最后一丝力量让头望向床外,眼睛睁得大大的。

乌云依旧还在,突然张晓天看到一个闪亮得光点向他所在的这个方向落了下来,落到了附近的一处旷野,无声无息。

张晓天看到这里,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颀慰,他终于看到流星了,哪怕只有那一颗。

死老天,你非要和我做对,这次,终于还是我赢了。

张晓天想到这里,身体中那支持自己的最后一丝力量也倏然而去,头慢慢的向一旁倒去,放在胸前的手无声滑落。

病房里的报警器顿时发出尖锐的响声,一直在病房外面等待的张晓天父母赶紧冲了进去。

张晓天的父亲叫张大海,母亲叫李雪莲,都只不过是一个小小工人而已,只有张晓天这一个独生子,两人辛辛苦苦大半辈子供张晓天上大学,原以为张晓天大学毕业了,就能享享清福了,可谁想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他们情愿儿子没出息,也不希望儿子就这样死去。

张晓天父母两个人的哭声凄凉而尖锐,不一会儿,就把医院的一些医生都引了过来。

“哼,吵什么吵?不就是儿子死了吗?早就对你们说过,再活也活不过三五七天。现在死了也倒好,省得老是欠我们医药费!”这时一个穿着白衣大褂的中年肥胖男子尖酸的说道。

张大海和李雪莲为了给儿子治病已经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包括家传的一块玉佩和张晓天姥姥给李雪莲的玉镯,虽然张晓天的医药费只有那聊聊的几万块,但是对于张大海一家,已经是全部了。

虽然至今没有少给医院医药费,但总是在要的时侯没有,过一两天才凑出来,他们夫妻俩也不敢欠医院的医药费,生怕他们不好好给儿子治病。

不过,这么一家在整个市里来说也是能排的上号的医院并不在乎这几万块钱的收入,却对他们夫妻这样付费的方式特别烦感,这个中年男人是张晓天这个病房的负责人,自然对其不满。

本来有几个好心的医生护士打算来劝劝他们的,但是在听到那个中年肥胖男子的话后,竟然没有一个人敢来劝说一句。

虽然那个中年男子的职位并不是多高,但却是他们之中最高的一个,为了一个死人得罪这样一个职位高于自己的人,显然是他们所不愿意的。

张大海夫妇并没有理他们,儿子都死了,还有什么能引起他们注意的?再大的羞辱,他们也不会在乎。

李雪莲用她那擅抖的双手把张晓天那依然睁得很大的眼睛轻轻合拢,生怕会碰疼了儿子一样。

这时,突然从人群外围匆匆赶来几个人,为首的一个四五十岁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的男子挤进人群。

他是这个医院的副院长,叫秦书道,张大海夫妇认识。以前为了张晓天的病,他们没少求他,没少受他的难堪,但现在他们不用求他了,儿子已经死了,现在谁也不用求了。

“那个,人死不能复生,还请二位节哀顺便!想必你们儿子泉下有知,也不希望你们这样伤心罢!”副院长一脸惋惜的说道。

这句话,不由让旁边的一些医生护士都诧异的看向这位副院长,好像一下子都不认识了一样。他们谁都知道他们副院长有一个“铁面医生”的外号,为人极为吝啬,从来都会不对那些病人和病人家属的苦苦哀求动心的,更不要说现在去安慰病人的家属了。

就连刚才那个胖子,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副院长,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不过,张晓天的父母并没有理他,只是依旧看向自己的儿子,抱着痛哭。

张晓天父母的反应,让这位副院长也不禁有点尴尬,不过为了以后的前途,秦书道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问道:“这个,张先生,您儿子去世了我们也十分难过,不过不知道您能不能把您儿子的遗体捐献给我们院方,让我们以后也好对这种病有所了解,以保证以后再碰到这种病时能够更好的治疗?”

此话一出,众人也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位秦副院长是打着这个主意的啊,怪不得态度这么好!

张大海夫妻俩个突然听到他们要让自己捐献儿子的遗体,不由用一种怨恨的目光看向秦书道。

是啊,以前我们求你给我们儿子好好治疗的时侯,你都是冷脸相对,现在想要我们儿子的遗体了,态度就变得这么好了,由不得他们不怨恨。要不是在这之前他们已经跑了许多家医院,他们说不定就要怀疑是不是自从儿子进入这家医院,他们就打着这个主意了,所以才故意没有治好儿子的病。

对于捐献儿子的遗体,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儿子已经死了,他们是不会再让别人来糟蹋他的遗体的,他们只是一个小小的工人,也没有那多么伟大的思想。

“我们可以出钱,要多少?你们出个数!”见张大海夫妻两个一直不说话,秦书道不由急了,不禁暗暗后悔以前对他们的态度太差。

“我们不会卖我们儿子的遗体的,你们少做梦了!一群假惺惺的人渣!”张大海咬牙切齿的说道。

以前他们夫妻两个在这可没少受他们的白眼。

“十万?二十万?三十万?”秦书道看着那毫不动摇的张大海,急切的往上加着价钱。

听到秦书道竟然开出如此高价,旁边一些医务人员都不由惊讶起来,他们不是没有买过死者的遗体,不过以前最多也不过花二十万,一般也就是十万以下,现在为了这么一个男孩的遗体就要三十万,周围一些围观的医生,都不禁向着那以往眼中极为吝啬的铁面医生露出一种极为诧异的目光。

其实,秦书道也是有苦自己知,就在前几天,医院突然住进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一个他得罪不起的人,得了白血病,需要进行骨髓移植,不过可惜的是那种骨髓十分特殊,找遍了国内和国外的骨髓库也没有找到,这让他不由发愁起来,要是这个大人物发起火来,别说以后的前途了,就是他现在这个副院长的位子,恐怕也坐不牢了。正院长上面早已下了通文,说是下个月退休,不用担心这些,但是他不得不操心啊。

刚才他正在办公室发愁,突然有人报告说,医院里有人死了,他无聊的查了一下死者的资料,这一查不当紧,当时他就怔住了,真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找遍了全世界也没有找到的骨髓没想到自家医院里就有,于是就急忙跑过来和死者家属张大海夫妻商量。

秦书道心中苦笑的看着张大海夫妇,想着在这以前自己还曾冷眼相向,现在就来求他们,知道他们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被金钱打动了,弄不好弄巧成拙,惹来他们注意,反而不好,现在只有智取,要知道现在他要尽快得到张晓天的骨髓,否则死的时间长了,骨髓就不能用了。

“既然二位不同意,那也就算了,不过既然人死在我们医院,那我们医院就要负责,您儿子的火葬事宜及墓地就交给我们医院吧,一切费用均由我们医院来出。早日火化,早日入土为安的好!”秦书道灵机一动说道。

周围的医院人员,听到副院长说到这时,不由更加奇怪了,在医院工作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见过在医院死的人,一切由医院负责的事情。

“秦院长,这……”原来的那肥胖的中年男子,这时也不由得急切说话了,不过在秦书道的一瞪之下不得不住了嘴。

旁边一些围观的病人和家属也都夸着医院的服务好来。

这时李雪莲早已哭的昏了过去,在旁边医务人员的帮助下,抬到了旁边的病房中,张大海也是茫然的被众人搀到了李雪莲躺的那个房间。

这时秦书道赶紧向身后跟来的几人使了个眼色。

后面几人也都反应过来,到了张晓天的病房抬了他就走。

张晓天有意识的时侯,是在父母扑在自己身上哭喊时。听到父母那凄惨的哭喊声,张晓天更不想死了,他从小就是一个孝顺的孩子,这是邻居们一直夸耀的。

他原想着,终于大学毕业了,父母的苦日子也到头了,但是千想万想却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才二十二岁啊,家里的钱也花光了,自己死了,父母们怎么办?

他想要站起来,对父母们说,自己还没有死,还活着。可是却怎么也站不起来,还是躺在床上,有着自己的思想,却动不了。

难道这就是一些人说的,肉体死亡,思想却没死?那自己现在是什么?鬼吗?那自己现在为什么不能动?不是说鬼魂都会飞的么?

张晓天静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想着,这是他最大的优点,就是越遇到事时就越冷静。

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新青年,大学生,虽然他学的是世界上没有鬼魂,一切要相信科学,但是他却与别人想的不同,他并不认为世界上没鬼,也不认为世界上有鬼,他只相信自己所想的所看的,老师教他的知识,他认为对的,他就学,他认为不对的,也在心里记着。

有些好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不能说是迷信,俗话说,鬼神可以不信,但是不能不敬。

你说世界上没鬼就没鬼了吗?你没见过,但是不代表别人没见过,不代表没有,科学上说没有鬼,那你给我说说看,怎么就没鬼了?

张晓天就是这样认为的,这样的认死理。

张晓天一静下来,就立刻感觉到一点细微的差距,他现在感觉不到身体上的重量了,就是很轻很轻的那种感觉,但是偏偏又无法动弹,好像有一种力量在束缚着他。

他可以听到周围的一切,可以看到父母在哭在喊,看到这时,他不由得又是一阵心酸,他欠他们的太多了,今世无缘,只有来世再报了。

说实话,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牵挂,也就是父母了,他不知道他们离开了他,以后要怎么样才能活下去。

当他听到那个副院长要花三十万来买自己的遗体,他当时是多么希望父母们都够答应下来,那样的话,自己也就不用为他们担心了。

但是他们却听不到自己说的话,父母们还是那么的伤心,那么的傻。

看到母亲伤心的都昏倒了时,他的心都快要碎了,他想站起来,但是却依然动不了。

这次他感觉到了,他比刚才好了一些,上次是纹丝不动,这次却动了那一丝,尽管只有那一丝,但他还是感觉到了。

他还感觉到从身体上传过来一丝丝力量,对,就是这个感觉,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但从身体上仍是传过来一种能量,让他原本已经有些模糊的思想变得清晰一些,变得能动了一些。

难道自己现在正从身体上吸收能量?是不是吸收完了自己就能变成鬼了?能飞了?张晓天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突然,张晓天感觉到几个人抬起自己就要走。

张晓天不禁急了起来,这是要抬自己到哪儿,刚才听说好像是到火葬厂火葬,那他怎么办?他还没有从身体上吸收完足够的能量,还不能离开身体,现在要是去火葬了,那岂不是要活活烧死他,不对,不是活烧,而是再死一回。

张晓天有生以来第一次开始埋怨起自己的父母,你们说,要是刚才你们答应他们,把我的遗体捐献,不也是没有这样的事了么?现在好了,你们的儿子我这次说不定连鬼都做不成了,看以后你们烧纸给谁用?

推荐阅读:

全修仙界,就我没有金手指 奶爸的灵气复苏时代 大中华 跟着课文学历史 楚南 末世囤货,我有大米满空间 最强副职业 叶无歌江玄疯狂冒泡 明末自卫军 基金会降临:我D级人员申请出战 反派:开局黑化主角绝美师姐巴啦啦小反派 马谡别传 斗破之无上灵道 修真神操作 上善若书 带着厨房去晋朝 女校之无敌教师 沈知心傅承景 超级大能变学神 半个脚印 战国之上杉姐的家臣 横行 无限之灵魂使徒 镇守藏经阁百年,投资天命反派楚询姜尘 农家小福妃 混迹在嘉庆初年 清晨与吻,梦醒与你 全宗上下皆反派,卷王师妹杀穿天 药香袭人 文娱进化大师 九幽真圣 特瑞者学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